从片子的结构上来说,前半部铺垫未免太长,50分钟之久都没有渐入佳境,太不紧凑。中段开始有了小高潮进,通过宋律师后半段的改变和牺牲,对比前半部的奋斗史,突出了他敢于为民请命的那种高尚人格。这样的描述是很可取的,小火慢煮式的煽着亲情友情,最后亮出大义,令人无不动容,乃至最后出现了千千万万个宋律师背后的人,有种革命事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感动。

白钢:19世纪以来由西方国家所主导的“民主化”运动,实质上是假民主之名行混合政体之实。在此过程中,伴随着各种大规模的社会群众运动。一方面民主在事实层面确实有所发展,但另一方面政治精英与资本精英结成联盟把持国家权力,这一局面从未改变。

去年大红的时候身边的朋友都看了,并且无一例外地给了高分,今年空下来看到却未免有点失望—意料之中的失望。

经济学家熊彼特在《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一书中,将民主定义为“一些个人通过竞争人民选票来获得决策权的制度安排”,并将竞争性选举表述为民主的核心。这一理论成为西方民主观的主流。以竞争性选举为标志的代议制民主,被西方国家塑造为唯一有效的民主形式。一切不符合这一模式的政治制度,均被冠之以“专制”之名。这种民主观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改造、颠覆的思想基础,其影响延续至今。这种观念将民主从“人民当家作主”扭曲为“人民选择他人作主”,将作为政治主体的人民降格为作为利益主体的选民。这就把民主简化为选主,从而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消除了民主的灵魂——人民主权。

配合早些时候发生的占中事件,学生往往都是在政治事件中被交换和出卖的筹码,年轻气盛,一煽就着。考不上好大学、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对象、买不起房子……一切的一切都是政府的错,责怪一个第三方总比承认自己懒惰又娇气来得舒服多了。这样的人能为民请命?这样的孩子能起义?给这些人一人一票能保证不会轻松就拿票去换面包?只有冲动,没有思考能力的人,先要冷静下来,多学习,多观察,多实践,多充实自己,才能长大。

后来在欧洲启蒙运动、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中,罗马式共和政体均被视为现代政治的典范。但随着以卢梭《社会契约论》为代表的“人民主权”理论的形成与传播,民主制度逐渐被西方国家加以肯定和宣扬。

所以说实话观影后的感触并没有那么激烈,我们生活的环境是真的专制窒息民不聊生,还是大家只是从网络和传媒上得来的信息作出的判断呢?我想是后者居多,媒体需要的是点击率,而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基调奠定了越悚然听闻的消息越容易出现在民众的眼前,这在现代西方也是如此,满报纸的变态杀人抢劫。可是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意识形态的工作,国家机器不做,也会有其他的人来做,我们是管制得太多了么?其实不是,正是因为管制得少了所以大家才能整天看到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和负能量爆棚的新闻,才会轻易地一股脑儿向右转或者向左转。

学术主持:马征(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研究室编辑)

我觉得这样一部电影能激起国内那么多人的感慨,反而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意识形态的把握、话语权的争夺是多么重要。一个国家是大家抱团前进还是互相扯皮牵制才比较好?这部片描述抗争的时候煽情得很好,但激动之余并没有让人有深思的余地,民主是什么?民主有什么好处?怎么样来实行民主?被辩护人从在小饭店里理直气壮地和宋律师争辩,但在真正卷入政治斗争后,年轻人显示出来的只是被动和怯弱,更累得母亲奔波憔悴,这一切正如宋律师当初教育他时说的一样。不好好完成学业,不能好好照顾家庭,凭什么就觉得自己一定能改造社会了呢?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马征:目前,美国等西方国家极力推行的“民主”是什么样的“民主”?

至于宋律师,他确实是值得人尊敬的一个角色,一路从草根奋斗至成功的律师,有良心也有思想,是个可以为民请命的代表人物。一人一票就是民主么?当然不是,西方民主国家也是有选区有政党的,搞得也是民主集中,要民主,更要集中,绳拧成一股才能办事!宋律师在片中代表一部分人民的利益来抗争的时候,正是体现了这样的一种民主集中。只是他争取的所谓的理想的国家,在片中并没有陈述,也可能他自己也没有好好想清楚。在法庭上宋律师质问刑警的证词时问到国家是什么?国家即人民!这样的一个逻辑听似很震撼,也很合理。但一个国家里的国民有千千万,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利益,要同时满足也是全然不可能的。而国安部门,正是为了保障一个国家国泰民安的部门。这点上,在私刑监狱外的时候,刑警语重心长地和宋律师说的话是有道理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之不存,民将焉附?

以竞争性选举为标志的代议制民主,被西方国家塑造为唯一有效的民主形式。这种民主观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进行意识形态渗透、改造、颠覆的思想基础,其影响延续至今。

马征:从历史上看,“民主化”可以分为哪几个阶段?

我认为,从19世纪20年代开始到20世纪90年代初,世界上有四次政党数量扩张期,相应出现了四次民主运动。第一次出现在19世纪20—40年代。伴随着现代政党登上历史舞台,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入高潮,主要集中在欧洲、美洲等少数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代议民主制度在欧美国家基本建立。第二次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民族独立时期出现的。这些国家的革命者和民主人士组织政党,开展民族独立斗争。第三次是在二战结束后不久。这个时期两大阵营对立,在苏联影响下许多发展中国家成立了共产党和民族主义政党,广泛开展民族民主革命。第四次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东剧变之后短短几年内,世界掀起一股多党制浪潮。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政党大量涌现出来,新增政党达几千个。

对谈嘉宾:柴尚金(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员)
田文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白
钢(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中文系副教授)

柴尚金:目前的“民主化”是冷战结束后西方民主的强势反弹。这波“民主化”被一些西方学者看作“历史的终结”。美国等西方国家至今仍在世界上极力推行西式民主,试图通过输出自己的价值观,使那些“异端”国家放弃独立和尊严,永久地服从西方国家的利益。

西方目前推销的所谓现代民主,其实质还是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但西方国家有意掩盖这一实质,使人们忽略了政权的阶级代表性问题,而更多引导人们关注权力配置方式这一次要问题。即便是在这个问题上,西式民主也过多强调“一人一票”和“分权制衡”。这些主张看似增加了当权者的程序合法性,却在很大程度上牺牲了政府效能和国家行动能力。

1 建构“西式民主神话”向世界散播

白钢:我对这个问题再补充几句。近代以来的“民主化”运动,在其初期是与“混合政体”的理论和实践结合在一起的。“混合政体”说由亚里士多德较早提出,指一种权力由公民中所有类型的主体所分享的政体形式。1642年英国内战前夕,查理一世颁发了名为《陛下对两院十九条提议的答复》的文件,宣布英格兰实行混合政体而非绝对君主制,政府分属国王、领主、平民三个阶层。这可以视作混合政体学说被现实政治力量认可的标志。它呼应着马基雅维利通过其《君主论》与《李维史论》所开启的罗马古典共和传统的复兴。

田文林:马克思主义政治学原理告诉我们,政治制度主要有两大方面的内容。一是政权的阶级代表性问题。当权者到底代表哪个阶级统治,其内外政策和利益分配到底侧重照顾哪个阶级的利益。这是政治制度中的核心问题。显然,越是能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政治制度,越是好的制度。二是权力配置方式问题。一般来说,政府的效能越高,执行力越强,政治制度就越好。

民主;西方国家;政治;美国;马征;选举;推行;柴尚金;政权;政体

马征:可见,美国等西方国家将“民主化”的复杂历史大大简化,从而建构“西式民主神话”向世界散播,在推行“民主化”过程中进一步巩固西方中心论。

当年西方国家在发展壮大过程中,几乎都将建立“强政府”作为谋求崛起的基本制度保障,以实现经济腾飞,其民主发展过程相当漫长。如美国黑人1965年才真正赢得投票权,瑞士妇女到1971年才获得投票权。西式民主本身存在三种矛盾:一是冲突与认同之间的矛盾,二是代表性与治国能力的矛盾,三是同意和效能之间的矛盾。扩大政治参与和提高政府效能到底哪个更重要,取决于一个国家的优先发展目标。目前对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解决发展和民生问题是头等大事。这还要依靠强有力的政府,以便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发展。西方国家推行的“民主化”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一些国家的政治权威,导致它们日益偏离经济发展目标。

西式民主是资本主导的经济—金融体系在政治—社会领域的延展。

柴尚金:西方社会经历了雅典城邦和罗马共和的古典民主,以霍布斯、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思想为代表的早期自由主义民主,以及以卢梭、托克维尔等人的思想为代表的近代民主之后,最终产生了资产阶级代议制民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